「Community」為起始點的遠端工作社群新服務 | 專訪 Gonçalo Hall—首座數位遊牧村創始人

一聽到「歐洲第一座數位游牧村」這個概念,我一開始是抱著懷疑的態度的。已經邊旅行邊工作兩年多,又是背包窮遊的推崇者,對於任何「包裝行程」推銷的好處,我都是帶著存疑的態度。但無庸置疑,數位游牧村的形成,是新一代遠端工作者對於「社群需求」趨勢的現形。喜歡追根究底的我,帶著好奇心,馬上傳了email給創始人Gonçalo ,訂定了這次的Instagram 直播專訪。

數位遊牧遇到2020肺炎疫情封城,改變我的3句話。

沒想到邊旅遊邊工作2年後,會遇到傳染病在世界大爆發的這個挑戰。2020新冠肺炎在巴拿馬封城6個月,在我低潮時將我一把扶起的,就是下面這三句。我到現在都還記得,代表了它們對我的意義。我想和大家分享,說不定剛好讓這些好話在對的時間,出現在需要的人面前,就跟當初,他們在我需要的時候,出現在我的面前一樣!

「嘿!黑妞!」,「嘿!中國妞!」| 拉丁美洲文化觀察 | 一個人的旅行

我一個人旅行的拉丁美洲文化觀察,最不習慣的就是他們直接用皮膚特徵,身材胖瘦,國籍顯像特徵來叫你,非常正常。像在巴拿馬和多明尼加,他們都叫我China (中國女/亞洲女)。在巴拿馬,看到白人他們就叫 Fula/Fulo (金髮男/女),或是Rubio/Rubia。在委內瑞拉,同樣看到白人他們會叫他們Catira/Catiro。

疫情下在不說當地語言、不熟悉當地文化的多明尼加共和國獨處,體會「人生如戲」。

我只會說英語和華語,西班牙語是胚胎程度,在當地無依無靠,我都可以承受,但是不會西班牙語,還要自己找新公寓、辦手機網卡,真是備受挑戰。再加上同時面臨多明尼加簽證將要到期,但附近國家疫情案例不減,該去該留,讓已經備受挑戰的日常,備感壓力。這一個月期間,我心情經歷了什麼樣的心情起伏轉變呢?

有錢反而得不到的人生啟發| 窮遊2年後心得

其實,沒有錢與什麼都不能做之間,並不是等號。這個世界上,我們常常都注重錢可以買得到的東西。那麼,我們可以來看看,沒有錢可以得到的東西了嗎?金錢給了我們方便,但對於這個方便的依賴,後來變成了我們的侷限:侷限我能去的國家、能住的飯店、能買的餐點。甚至,金錢侷限了我們能認識的人。